现在位置:主页 > 心情应用 > 心情FM > 不知回首蹉叹,空门是心归

不知回首蹉叹,空门是心归

作者:心情小编 ⁄ 时间:2017-11-26 ⁄ 浏览:人次

  丢了魂儿,失了心儿,尘封了筝弦,冰凉了季节,身渐冷,心愈冷,意更冷,世上知侬得几人,空叹流年似水空,这一弦一柱,这一抚一捻,掠过我纤细的指间,拨动我灵魂深处的哀伤,欲付琴声觅知音,我的知音,在哪里?可在那江南的悠悠雨巷,在西湖三月的扬柳岸,在雾茫茫的云水天际间?抑郁是煎熬的悲伤,生命是痛苦的轮回,我多想撑起一把油纸伞,于万千人海之中寻觅伊人,今生,又会是谁,沦落成谁的梦中人?让我望断那萧萧易水,瑟瑟秋风,为君一赋《鬓边华》,过往无心何照颜:

  落花逐水付去,春过客、匆匆止驻。任天涯、依旧漂泊,到头算、真真锁雾。

  如今寻醉花间,月露照、愁章怎诉。假云雨、浅唱蓬莱,对秋雁、心音暗语。

  秋风不来,八月的桂香不飘,秋雨不来,西湖的菡萏不败。那一世,你是我传说中的缥缈,是那沧海的水,巫山的云;那一生,我是你等了千年的红颜,不是归人,不是过客。那一天,我是你莲花开处的一缕馨香,不为逐水,但求留君止步。达达的马蹄声,惊扰了我思念的节奏,你的玉骓路过我如梦的江南,编织成我炫耀的霓裳,一笛清音,耳畔依稀,久久不绝着你诵经的真言,好想为你舞一曲,把我的倩影烙在你灵魂的深处,只为触摸你的指尖,为君二赋《茶瓶儿》,数尽灯花忘今宵:

  算来行云都是客,小楼住、凭栏吹笛,西子寒烟隔。掠飞琼影,半掩婵娟色。

  帏梦凄凄空枕觅,谁识镜中朱颜蔽。拼得销魂力,黛眉悬笔,倾尽风流迹。

  明知此路不须归,偏又回头,明知此情愁煞人,偏又深种!我曾闭目在佛殿的香雾中转山转水,依旧等不到隔世的那一眼,恍惚中,才发现姹紫嫣红的春天我早已看惯,你也早已逃离了我的世界,我的灵魂又回到了烟雨濛濛的江南,西泠湖畔,从此又新添了一个哀怨迷茫的身影,那一声声叹息,一天天消瘦,闲步黄昏后,轻拾柳岸的一枚烟丝,撷取苏堤的几片粉瓣,点蘸芳草的几滴露珠,为君三赋《碧牡丹》,觉醒大千是空空:

  月碎南湖柳,秋水伊人走。欲下寒溪,窥探天边星宿。渐日无欢,端把今生负,梦回次第小荷藕。

  暗香嗅,应识零绿否,才知断肠人瘦。泣泪偷弹,处处玉箫侵透。乱绪消魂,无计挨更漏,窗前吟遍孤昼。

  满纸的沧桑,也诉不完我这一遭的凄凉,江南是我三生三世的灵魂,西湖是我永不枯竭的血液,你便成了我今生无法搁浅的彼岸,我是你遥不可追的那颗孤星,等在时间的画卷里,随风涟漪,方皱起了一丝斑斓,一色相思,几经流韵,几回夕阳。明月杭州夜,平生未能抛之去,勾留一半非此湖,我说过,等到风再轻一点,云再淡一点,我就悄悄的来看你。其实,我念与不念,江南就在那里,我去或不去,西湖也在那里,不悲不喜,无妄便空,一枚金黄色的飞叶悄悄滑过我的眉发间,为君四赋《采桑子》,不醉红妆醉晚妆:

  多情惟有诗词客,怜看黄花。怜看黄花,几处枯心,秋付月天涯。

  经年往事堪昨日,总怨夕霞。总怨夕霞,失意阑珊,照露忆桑麻。

转载请保留原文链接:http://www.5229051.com/application/FM/5189.html上一篇:上一篇:若相依,莫别离!
下一篇:下一篇:三更有梦书当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