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主页 > 心情日记 > 母亲啊,你是儿永久的伤,永久的心魂

母亲啊,你是儿永久的伤,永久的心魂

作者:心情小编 ⁄ 时间:2012-12-30 ⁄ 浏览:人次

 

    依稀想来,已有良久不曾踏上这一条铺满月色的小路了。安谧的时间流,斑驳了满池的荷,在树影中泛着昏黄柔和的光。心情网
    独自踟蹰在一条鹅卵石铺就的小路上,望着前方黑黢黢的那头,我的心便一点点滑落。天很晚了,但是,我却真的不想归去。昂首望天,唯有月和我独叹。惋惜,月依旧明,斯人不再,春何去?晚风习习,吹到身上的却是砭骨的凉意。紧了紧身上的薄外套,我似乎听见,我往日优美的影象从衣服的摩擦声中暗暗钻出,萦绕在我的脑海里。
    我的母亲,曾在这里给她的丈夫、儿子、女儿洗过几多件衣物!有几多次,她披星戴月地踏着晚霞走上这条崎岖不服的阶梯,挎着大包小包的衣物;和着漫天的星宿走完这条蜿蜒曲折的小道,载着满面的疲劳,飘荡着一身的洗衣皂香气!有几多次,她在黑夜里,在河床上独自颤抖?有几多次,她在小路上跌倒,在疲劳里忍饥受饿?我不知道,其时,是什么气力,使母亲在一天的奔忙之后,还能饿着独自到河滨洗完所有的衣服,纵然洗到小半夜。这是一份奈何的勇气与耐力啊!当时,我所知道的,就是可以天天快快乐乐地穿上清新干爽的衣。
    我的母亲,也曾在这条路上,三年里,风雨无阻的给我送饭。把一个饭盒,包上厚厚的棉,盛着满满一盒母爱的心。她是奈何准时给我送到的,她是奈何焦虑赶路抑或期待的,她是奈何在一些人不领略的眼光里僵持下来的?我无法想象的到!是的,直到此刻,我也依旧无法想象!
    然而,谁人时候,我却开始讨厌她了:讨厌她在我用饭时絮絮叨叨;讨厌她老是囚首垢面,在一片姹紫嫣红里像只丑小鸭;讨厌她只知道在家做饭洗衣,不分明时尚,不会挣钱,没才干。我的讨厌,与日俱增。于是,我们徐徐地便有了隔阂。其后的日子里,我们都很压抑,甚至于放假,我都很少呆在家里,老是以各类百般的来由躲在伴侣家。纵然如此,也未能制止母亲和我的正面斗嘴。在被我吼了屡次后,母亲再也不叨唠着让我好勤进修,再也不穿的随随便便去给我送饭了。母亲,开始在自儿子眼前沉默沉静,沉默沉静的令我心疼。我也开始逐步的学会在她眼前温颜细语,然而,心里的疙瘩却怎么也解不开。

转载请保留原文链接:http://www.5229051.com/diary/829.html上一篇:上一篇:等你,春花浪漫时翩然回来
下一篇:下一篇:雪花飘飞的冬日,忆起四月的阳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