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主页 > 心情日记 > 情感日记 > 满山梨花的味道

满山梨花的味道

作者:心情小编 ⁄ 时间:2014-11-10 ⁄ 浏览:人次

 

     周日这天,小文起了个大早,隔着窗户望见天地屋树皆蓝,看看挂钟,离和同学们约定看戏的时间还差一小时,他一个鲤鱼打挺,从炕上爬起来,趿拉着鞋走到房后,跳上几个石阶,翻过石墙,再沿着迂回上崖的石子路爬上后山头儿。太 阳还没露脸儿,起伏的野田沟壑上春烟如缕,春草染绿烟霭,也染绿了看烟草的小文。北望几树杏花外的远方,双母台形如双乳,卧在连绵的高岗上,和东面的明朝 烽火台遥遥相望。明朝时,这一带是与蒙古接壤的边陲,石头小镇便是边地重镇,驻扎着戍边的军队。边外,是蒙族的天苍苍,野茫茫;边内,则是汉人的万里河 山,亿顷良田。翻过双母台旁的乡路,再转到北老山的山北,便是无边的内蒙古草原,山根下有个镇子,年年春秋两季,镇上都请跑江湖的剧团来唱戏。村戏的场面 比娶亲办酒还要热闹。

      站在清晨寥廓之中被天阔地广盖住的小文,忽见东天一抹淡红,心中日出的情绪便和那片霞色一起渐渐变浓。顷刻,一日如巨卵,贴于东岗之上,小文觉得自己被巨大 的日轮淹没,融成这日头的一滴红。他逐着日光的走向向西看,南老山比他还红,简直就是打翻姐姐胭脂盒般,成堆的红了。羊倌老戴头儿正在那片山上摇着鞭子放 羊,他脚边撒着一片会蠕动的红山果。小文向老戴头挥挥手,想说个“看”字,还未开口,转而惊愕,他居然看见南老山的山腰上,一个巨大的人影也在向自己挥 手,过了半分钟,小文确认,那是自己的影子映上了大山,他觉得自己忽而长大,似乎已走离一场少年,披着哪朝的红战袍,持节完成一个使命。但是,这一晨之后 的小文,心中不知怎么的又无限渺茫起来,少年的他不知该怎么酝酿出路,才能解开令他错愕的这最初的人世,无论龙哥和桃的事,还是这空阔的原野和魔幻的红 日。于是,玉质的少年心底,多了一点点瑕状的薄薄厚厚虚虚实实的不安。

      少年的小文装着红日留下的绯红记忆,和几个孩子翻过翠绿而真实的山岗。菊跟在男孩子们后面。菊喜欢唱戏,常去小文家的大门洞玩,张大戏时不时教她和小文几 句,都学得有模有样地好。夏夜如水悠长,孩子们往往脑门子上贴几颗萤火虫的亮甲装神弄鬼,吓唬路过的村人,或东躲西藏冲锋打仗一番之后,都围坐到大门洞前 的老榆树下,点起蒿草熏蚊子。几个好趣的大人也摇着蒲扇光脚儿坐在鞋底上,叫嚷着请张大戏带弟子们唱几段。盆锣坛鼓,踩着鼓点儿自暗地移到光亮里的往往是 披花被单当裙的小菊,她和小文对唱几句《共读》,果真清纯柔婉恰到好处,人们的眼里,便是满天地别无他念,只有两只紫燕稚嫩的呢哝。直到有一天,小文和菊 发现村人们开始用慕赏之外的眼光看他俩时,任凭千呼万唤,两小人儿再不肯同台共唱,张大戏无奈何地摊摊手,嘟囔着“人大了,心也大了,管不了了 ”。

      小文还是在放学路上拦住菊,要她和几个伙伴去边外看戏,菊抿嘴笑成了白色的格桑花,借风点头儿。她就是那落魄的公主啊,小文直觉上认为不该让公主受难,那一刻他发现自己懵懂的少年心似乎长出关云长走麦城的气概和担当。

      山边的村戏戏台搭在描着蓝花云卷的大蒙古包下,戏台前已经围住黑压压的一大群人,人们的表情少有的烂漫热烈,嘁嘁喳喳地筛着土话。人群边上,几匹骏马上端坐 着穿蒙袍缠头巾的蒙族男女,一看就是远处草场赶来看热闹的牧民,他们不似小镇上的蒙族人,村里的蒙人在耕种时总显得笨手笨脚,像一只只跑不利落的绵羊,而 马背上的这些蒙人则轻盈矫健,似一只只盘旋天际的苍鹰。小文一直弄不明白,蒙人不在草原自由地游牧住毡房,为何和汉人一样耕田种地睡石头土屋,因此他总想 去问蒙族村里的老寿星,据说那老爷子有一百岁或更多,但是没等小文去问,忽然一天老爷子带着唯一的真相撒手走了,小文好一阵惋惜。

小文和孩子们挤到靠前一点的地方,朝戏台上看,几个跑龙套的伙计正摆桌椅道具,乐师们则藏在角落里调弦试鼓。过了一袋烟的工夫,戏台上鼓点渐起,四下骤然寂静,随之飘来披红挂绿持枪长翎的娟秀背影,小文知道这一出该是《穆桂英挂帅》了。

转载请保留原文链接:http://www.5229051.com/diary/emotional/3735.html上一篇:上一篇:执笔,满笺牵念
下一篇:下一篇:习惯是个可怕的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