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主页 > 心情日记 > 生活点滴 > 你始终出现在我生命的每一页

你始终出现在我生命的每一页

作者:心情小编 ⁄ 时间:2017-04-08 ⁄ 浏览:人次

 小时侯, 玩具对我来说是一个非常奢侈的字眼,于是老盼望着你和二姐“打仗”了,俩个象西班牙竞技场的斗牛士,手对着手,头顶着头,谁也不松手,我快活地从你俩搭的“小房子”里钻出钻进,哥在一旁发着笑,我越钻越快,生怕我的“小房子”拆了。姊妹一起的时光,父母健在的日子,真是快乐的日子! ­

  快乐的日子总是象筛子一样一晃而过。哥成了家,二姐嫁了人,你考上了武威黄羊镇畜牧学校,雄赳赳气昂昂上你的学,找你的远大理想去了。谁能想到同是一张录取通知书,农村的要比城市的份量重多少倍,尤其女人的就更不易了。

  假期里,你象男人一样干着地里的那些杂七杂八的农活,你给我们缝衣做鞋拆被。我和二姐每次像闰土盼过年一样盼望着你的假期。 ­

  许多东西都是物以稀为贵,人也是,那时考上学校的女人如新月稀少。你的情书如雪片般纷涌而至,一放学,追求者无数,高的,矮的,学医的,管商的,踏遍了咱家的破门槛。轻拥着生命的温暖,聆听着仰慕者天籁般的声音,你饱满的青春爱情的海洋里尽情地徜徉享受爱与被爱的滋味,直到和殷家的那风流倜傥,才过子建的瘦老大珠联璧合,牵了红线。 ­

  毕业了,结婚了,你夏花般绚烂多采的青春留在兰州的盐场堡尽情绽放。

  父亲一辈子人类灵魂辛勤的园丁,丹青妙手,对自己的四颗幼苗倾注一生心血,呕心沥血,精心栽培。只有你成为人中之凤,长成了栋梁大树。

  你那时在兽研所住一间半一楼简易楼,房子家具一放,只剩下俩人能通过的“河西走廊”。每当暮色降临,吃饭时都端出来,女人边聊边吃,男人边吃边下象棋,俨然广场西口的食品一条街。你的班在西固的种鸡场,早上去时天还没有破晓,晚上回来时就星星点灯了。你的厂车在文化站停,我去等你,茕茕孑立,站在盐场堡,背靠着一根电线杆,看仅有的一辆辆7路车不紧不慢地从这里通向市中心和火车站,我甚至都记下了经过的每一辆车牌号和售货员,看斜阳渐远星星漫上来,人声杳杳,煎雪又落雨。你还是不来!那颠簸不平的小路和那没时没点的车呀!等得人直发慌。姐夫深钻细研,考上了研究生,上了北京;你的肚子如日本的富士山日渐隆起,我骑着二八自行车车咣当咣当,悠哉悠哉去永昌路给你买鱼吃,乐此不疲。可怕的青春期自然灾害一般降临,我恋爱了,轰轰烈烈的,那些绵绵的海誓山盟长驱直入我贫瘠的情感领域,奉着一颗灼灼其华的热心连情书都写了,却了无声息。你争气的肚皮生下了宝贝儿子。我陷入了失恋的沼泽泥潭中,不能自拔,明明是一滴泪,不知怎么就汹涌成了海。不想在兰州把自己烂掉,为了逃离我那死去的爱情,就去了广东的东莞叫桑园的,连一片桑叶都没见过,亚热带的旖旎风光,像一副副泼墨的山水画,到处在“杂花生树,草长莺飞”,晚上听着“芭蕉夜雨涨秋池”,白天看到林则徐硝烟的虎门。我的心境如海风拂面,开阔起来,我拿起彩笔将岁月留下的伤痕抹去,摒退喧哗,浅斟慢酌,安静地发着誓:我是带刺的仙人掌,插到哪里哪里都要活!

转载请保留原文链接:http://www.5229051.com/diary/life/4976.html上一篇:上一篇:你的梦想怎么办?将来的路怎么走
下一篇: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