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主页 > 心情故事 > 成长故事 > 重见王老师

重见王老师

作者:心情小编 ⁄ 时间:2015-09-27 ⁄ 浏览:人次

    重见王老师,他依旧是那样的清白。
    冬天里,台城宾馆温暖如春,我与王老师握手时觉得他手有点冰凉,看他穿的厚重,没有受冻的样子,寒暄的话又退到肚里,晚饭是在台城宾馆“仲尼亭”里吃的,我请的客,师生相叙二十年后重逢的喜悦!也是我感谢老师多年培养之恩。
    王老师改行从商,是因为师母重病在家,收入难以维持家庭生活,与人合股搞小电器厂,今日到台城来找老同学帮忙推销产品,这家三星级宾馆的老总与他是同学,在省城学习,几天没有回来,他无奈地等着,他讲话还是那一口并不标准的普通话,我听来甚亲切!
    王老师是教国语的,那时学校没有老师讲课用普通话,刚听王老师的普通话,很别扭,时间一长,逐渐觉得王老师讲得很中听,就不想听到下课的铃声了!
    王老师来时是春学期,春寒料峭,平原的风没有阻挡,呼啸而过!把人的头发吹得凌乱不堪,王老师穿戴整洁干净,纤瘦的白手在黑板移动,看上去很美!他上课从不偷懒,该写的字总是写完,不像工农兵大学毕业的学生,或从农村里选来的代课老师,不喜欢动笔,通常布置学生读课文,背课文,学生是小和尚念经----有口无心!那些老师双手操在厚暖的袖管里,在学生面前慢悠悠来回踱步,等待下课的铃声,课时结束……
    王老师喜爱无指手套,门外的寒气不时透进教室,他拿粉笔的手,冻巴了,粉笔也不结实,稍用劲就断,写不出字来,他着急的样子会引起学生哄笑,学生问:“老师你的手结巴了吧?”,老师没有生气,边写边抑扬顿挫地问:“是谁在讲话?给我站起来,要敢说敢当吗!?”,学生面面相觑,没有人承认,王老师也不追究,继续写他的字……
    王老师打学生,我一生难忘!课本上有篇《连升三级》的文章,是讽刺小品,封建社会一帮人为考取功名闹出笑话,描述科举中的丑态人生,那时,师母生孩子,王老师做了语文教研组长,学生在黑板上画了只大乌龟写上:“王××做爸爸升了一级,……连升三级”之类的话,王老师进教室见到,陡然间,脸惨白,一下子勾头,没有言语,教室里静得可怕!他低沉的问话穿越我们的耳旁:“是谁?”,想从学生口中吐出?不容易,他改用查笔迹,后来查到我班最高个头的张青同学,王老师把他叫到黑板前,二话没说,竭尽全力,上前把张青摔倒,头上的冷汗直冒,脸更加灰白,张青爬起后无所谓地笑了笑,对王老师讲的话置若罔闻,王老师训斥:“啊!你多么伟大(有学生笑),在众目睽睽之下,脸不变色、心不跳、大家伙,你回家结婚去吧(全班哄堂大笑)!”,张青和王老师在讲台前也莫名地笑了起来,这似戏剧般的片段精美绝伦,一直印留在我的脑细胞中,使我对王老师记忆犹新。
    我读初中时,作文写得好,王老师总在作文簿的眉头写上“传阅”二字,至今,我还保留着那几本发霉落角的带有眉批的作文簿,不知能保存到何时?我并不怕失去少年的荣誉,而是怕失去王老师那份厚重的关怀,一直担忧,如今我也过而立之年,儿子上学了,真希望他能遇到像王老师那样的人!
    我初中毕业时,王老师调回老家,有时,他去我镇见到我家人总问起我,那时我已离开家乡,到外地读书。
    有年春天,我托人捎去的南方土产品,不知王老师收到没有?
    台城宾馆的一面,很久了,不知王老师那笔生意谈成没有?一直惦念着。
    日后,有好友说在市中心华泰证券交易大厅看到王老师,他现在已成了本市最有名的股评人,我不能相信,挤到交易大厅门前:看到讲台上王老师西装毕挺,头发油光,脸色白,用他那特有的半生不熟的普通话滔滔地讲着今天的股市行情,黑压压的人群,挡住了我见王老师的去路……

转载请保留原文链接:http://www.5229051.com/story/growth/4257.html上一篇:上一篇:感谢你们的陪伴
下一篇:下一篇:今生,心有眷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