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主页 > 心情故事 > 励志故事 > 青春 让我们拭目以待吧……

青春 让我们拭目以待吧……

作者:心情小编 ⁄ 时间:2013-04-10 ⁄ 浏览:人次

 

      我们小时候,那才叫童年。

  飞跃在土壤和杂草构成的大地上,统治着整个郊野。麦地里的蚂蚱,花丛中的蝴蝶,树梢上的知了,都是我们手里的玩物。心情网
  房后的小树林,是我们寻幽探秘的魔幻之森;那些刚打好地基的屋舍,是我们枪战的竞技场。
  我们在地皮上挖些小坑,玻璃球弹得飞起;在沙堆上挖出深洞,用枯枝和玉米皮搭成陷阱。
  从田边的水井旁,挖出“贵重”的胶泥,揉捏成各类形状,晒干制成原始的“艺术品”。
  搬来旧时的泥砖,把中间挖空,制成袖珍型的炉灶,从老树上抠下一些软木,生火烤手。
  我们寻找符合的树杈,偷家里两根气门芯,建造出自己的弹弓,走街串巷没落墙壁上的壁虎。
  我们用榆树枝做弓,高粱杆做箭,在箭头上扎一个小钉防备它飘,然后在小树林里“狩猎”。
  还记得父亲扎的鹞子很棒,直愣愣往高处飞,抢尽了风头。也记得我那年幼的堂弟,因为没有抓牢缠线的拐,导致鹞子拖着拐一起疾走,让父亲追了好几里地。
  我们整日在郊野里游荡,寻找各类可食的野果;也曾深入某家瓜田,做些偷盗的运动
  我们经常手持兵器在小树林“厮杀”,有时会从成捆的玉米秸秆下面,赶出一只吃惊的野兔。
  有次,我们收罗了大量榆钱,奶奶给我们蒸了一次榆钱窝头,一群小伙吃的谁人猛……
  我养过险些所有能抓到的活物,蜻蜓、知了、蛤蟆、麻雀、壁虎、螳螂……
  村落里所有能爬的树,所有能攀的墙,都留下了我们的陈迹。至今家人都不知道,我去前邻家找同伴玩都是直接爬墙已往,返来时也是直接从他家房上跳到一个草垛上,打个滚就直接站家门口了。
  小时候的玩伴,今天早已陌生,有时晤面,也只能难过的一笑,连句外交都不会说了。时隔几年后,我还常常一个人踱到房后,对着那无尽的麦田发呆……
  
  进入初中,进入另一个世界,以后开始来到大自然。
  犹记恰当年的操场上,一只小小的乒乓球在球案上急速飞翔,球案中间的拦网永远是几块残破不全的砖头,而那手握劣质球拍的则是两个热血的少年。
  当时候,男孩子们都在看龙珠,而不是火影忍者和海贼王;
  当时候,我们争相接头隔邻班的美男,做着没有邪念的春梦;
  当时候,我们捅在一个被窝里睡觉,也没人说是搞基。
  此刻初中的玩伴大多都没了关系,残余的几个却躺在通讯录里不知是否酿成了空号,可能隐身在QQ上玩海底两万里。
  别离越早,事后的际遇不同也就越大,人生轨迹的交错也就越来越少。事后,也就没有什么事后了……
  
  高中,是苦中作乐的日子
  高中的学习呆板人溘然多了,我也参加个中,曾经取得由倒数前十杀入正数前五的战绩,但空虚的心却越来越难以填满。
  对付险些高过甚顶的书堆,一天攒一大沓的试卷,我至今都无法正常的回忆,总以为心在滴血。
  晦暗的日子里,也曾有星火之光。
  我们曾在解说楼顶层找到一间空讲堂,拼了几张桌子进行乒乓球竞赛;
  也曾在班上静静搞起五子棋争霸,互赠以“棋王”“棋圣”的脑残称谓;
  也曾成群结队在操场长进行周而复始的游荡,挖苦各类校园亮点;
  也曾倔强的朝着自己能看到的一座高山徒步直走,最后受伤差点回不来;
  也曾和朋友共用一个耳机听音乐,边听边随着哼唱,事后才知道很多歌词都听错了;
  也曾用“无影脚”把隔邻空讲堂的桌椅劈成废柴,并在哪里的黑板上画出小樱、孙悟空、犬夜叉、日暮戈薇……
  最吊唁的还是那美丽的校外河堤,撇开腥臭的污水不提,哪里有绿树,青草,野花,飞鸟,尚有时而出现的幽会男女。
  沿着河堤向西,有一片杏花林,每年的四月份,这里城市酿成一片粉白的杏花世界。我们曾在这杏花林里以天为庐,以地为席,吃吃喝喝,惬意之极,那些谈笑之声至今犹在耳畔。
  其时的我们竟不知,这些欢悦的年华其实都是绝版的,此刻的我们早已散落各地,再也无法重聚……
  
  大学被称为进入社会的预演场合,也是人生的最后一个伊甸园。
  这是一个自由的世界,你可以听你想听的课,看你想看的书,玩你想玩的游戏,追你想追的女孩。
  但人与人之间的间隔却并没有因此而拉近,反而多了很多预防。因为每个人都带着很多的已往来到了大学,每个人已经不再纯真,不再是能晤面熟的小学生了。
  中学时期那种同桌、前后桌之间产生的真密友谊在这里不复存在,每个人只是为了上课才随机坐到一起,你的前后桌,天天都在变。
  熟悉的只能是同宿舍。男生还好,一大帮子一号召都喝酒去了;而女生,听说同宿舍那么几个人有时还要再分两三个帮派。
  大学里,我们见地了各式百般的人,各类百般的现象,有的让我们羡慕妒忌恨,有的让我们空虚寥寂冷。
  我们的脑壳天天都在经验攻击,遭受压抑,一直比及大学邻近毕业我们感想朝不保夕的时候,才溘然贯通到大学的真谛:赶紧狠命的玩吧,今后可没机会了。
  于是大学的最后半年,我们的大部门时间都是跟兄弟们鬼混:网吧里,我们酣战不休;麻将桌上,我们各爆粗口;KTV里,我们鬼哭狼嚎;酒桌上,我们纵饮高歌……
  此刻大学的同伴,也都已各奔出息,进展我们都能各创一片天吧,下次晤面好相互吹捧吹捧……
  
  终于,毕业了。
  旧日龙精虎猛的同伴在残忍的生活面前俯首称臣,被一道道枷锁扣留,尽量疲劳的眼睛里充满了血丝,却还在咬牙坚持,当年的天高海阔成了不能实现的奢望之念。
  但未来又如何呢?不知道我们这些已老的宝刀,花两块钱买张砂纸打磨打磨,是否尚有力劈西岳的气势?
  让我们拭目以待吧……

 

转载请保留原文链接:http://www.5229051.com/story/inspiring/1431.html上一篇:上一篇:她是,变性舞蹈家
下一篇:下一篇:我们一直在奋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