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主页 > 心情故事 > 爱情故事 > 至死不渝的爱情故事

至死不渝的爱情故事

作者:心情小编 ⁄ 时间:2014-06-23 ⁄ 浏览:人次

  生活不是故事,更不是童话,但故事和童话却在每天伴随和感动着我们的生活。

  这是一个发生在新世纪初的动人故事。尽管已经过去了好几年,但每每翻看,都能让人流下激动的泪水。假如你想亲眼见证一下人间是不是真的有一种爱情叫做生死相随,那么就耐心地往下看吧!

  (一)
  正如大家所预料的那样,故事的主人公是一对年轻的恋人。但是与别的故事所不同的是,故事的主人公里既没有帅哥,也没有美女,当然也没有大家所认为的那种浪漫。

  先说男孩儿。他叫蔺志伟,二十四岁,浓眉大眼, 1.80的个子,身高体壮,虽然一点也不乏男子汉气质,但绝对不是漂亮女孩儿所崇拜的那种白马王子。他的性格呢,也属于比较随意的那种——大大咧咧,爱说爱笑,爱玩儿爱逗。要说做哥们儿,他可真是个不错的人,大家都公认他重感情,讲义气,谁有了发愁的事儿他都想伸手帮一把。但是,人无完人,长相还在其次,他最大的毛病就是爱玩儿爱喝酒,天天和一群哥们儿满世界瞎跑,虽然没给父亲惹出什么乱子,但也着实让老人操心不少。       

  这其实也不能全怪他,为什么呢?明摆着,父亲是当地有名的企业家,家里的厂子,那规模别说在当地,就是在整个北方的家具行业里,大概也算是名列前茅,所以不太夸张的说,家里外头从来都没缺过钱花,基本上是想要什么有什么。志伟的母亲早年去世,,他又是独子,做父亲的眼看自己一年比一年岁数大,能不疼爱孩子吗?但是,就像很多父母一样,他对志伟的爱确实有点过了头。花钱的事儿自然不在话下,爱怎么花怎么花,就拿志伟上学的事情儿来说吧,还是在上高二的时候,由于贪玩儿,志伟就因为学习成绩不好,经常挨老师的白眼儿,所以从某一天开始,学校就很难再看到他的影子了。不是他脑筋不够使,天生太笨的缘故,而是他爸爸整天忙,没空儿管他,他瞎跑惯了,在学校总觉得太受拘束,加上学习成绩总上不去,他也就没了信心,所以才懒得到学校去了。其实,照着他一点就通的聪明劲儿,再加上会来事儿,会说话,如果一门心思把精力都用到正事儿上,也未必就比别人差多少。虽然别人,包括他自己也这么认为,但毕竟还是玩儿的诱惑力大一些,所以不管谁劝,他到底还是没有再回到学校去。幸亏父亲知名度高,面子足,学校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才让志伟最终混了个高中毕业证。

  毕业以后,志伟就更像一匹野马,天天跟一群酒肉朋友混在一起。好在的是,他天性善良,人也机灵,虽然也折腾了一些钱,倒也真的没有惹出什么是非来。就这样,他从十几岁开始,玩了好几年。后来,在他二十一岁的时候,父亲为他在一家木材厂找到了一份办公室的工作,本来是想让他多少学点儿手艺,也有个地方好好管管他,让他不至于太随意。结果可想而知,他在厂子三年多的时间里,平时不是拉着工友们去喝酒,就是天外飞仙似的几天几天地看不到人影,干嘛去了啊?玩儿去了呗。多亏那厂长是他爸爸的朋友,说了几次没见效果,也就任他去了,反正厂子里也不缺他一个。他当然就更落了个自由自在,何乐而不为?

  说到这儿,咱们再说说那女孩儿。她叫李可盈,比志伟小一岁,是华北某大学电子系计算机专业的一名毕业生,现在在一家电脑公司上班,在家里也是一根苗儿。可盈虽然说不上漂亮,但身材苗条、皮肤白皙,清纯可爱,和其他女孩儿相比,倒也不错。最主要的,也是最令她父母自豪的,就是这女孩儿非常聪明,非常有才华。比如,圆周率那么枯燥,那么难记,她能不费吹灰之力地背到小数点儿以后上百位。此外,她还能写能画,有着一副清脆动听的好嗓子,这可是一般女孩儿所没有的呢。大家都说,这肯定是她教美术、教音乐老师的父母遗传的结果,龙生龙,凤生凤,老鼠的孩子会打洞,这是最简单的道理嘛。呵呵,不管大家说的是真是假,反正老两口子一听别人提起她的闺女,脸上都是自豪得乐开了花儿!

  可是高兴归高兴,又哪个父母没有发愁的事儿啊?有点孩子脾气倒是小事儿,眼看闺女二十好几了,说媒的踏破了门槛儿,可是她偏偏就是喜欢上了蔺志伟那小子。你说那小子有啥好的,整天吆五喝六、东跑西颠儿,跟着一群狐朋狗友腻歪着,连个正经班儿都不好好上。虽然他们家条件儿好,可这样的公子哥将来靠得住吗,保不准那天就惹是生非呢,闺女跟着他,那可是真有点儿不放心啊。不过,自己的闺女自己知道,她从小心高气傲,倔强执拗,想要说服她,估计大概也许差不多基本是没门儿。反过来说,他们也真的心疼闺女,闺女那么聪明,那么有才,或许不会看错吧,兴许志伟还不想自己看到的那样呢……反正,不管怎么说,他们也不怎么管闺女的事儿,孩子大了,翅膀硬了,只要她喜欢,那就顺其自然吧!

  其实,也不怪老两口子不适应,现在的年轻人哪个没有点儿个性啊?就说志伟和可盈他们俩吧,其实要拿他们的脾气秉性、学历修养等各个方面来说,照常人来看,是怎么也到不了一起的,可他们偏偏又到了一起,这也许就是缘分吧。

  先说他们的相识,就像许多恋人一样,他们的相识纯粹是偶然的因素。志伟不是爱喝酒爱玩儿吗?他们的相识就是由这个引起的。有个周末,他和他的朋友们吃完了饭,觉得很无聊,就有人主张去歌厅唱歌,这也叫投其所好吧。志伟最爱唱歌了,你还还真别说,他文化水平不高,一副好嗓子在他所交往的小圈子里,可是很少有人比得上哪!很多朋友听了他唱歌,哎呀这个惊讶的啊,都说,你怎么不去参加中央电视台的“非常六加一”啊,真是可惜了啊!志伟哈哈一笑,被人夸哪有不高兴的呢,但是他还不知道自己啊,就他的性格,就他那耐性,估计别人抬他抬到半道上,他都得烦死,更别说还要比赛呢。自己就爱玩儿,才去不去受那个鸟什子罪呢。所以,不管大家说什么,他左耳朵进,右耳朵出,全没当回事儿。

  奥,有点儿跑题了吧?那咱们就接着说他们俩的相识。那天,志伟他们刚到舞厅,还没进包房,偏巧就遇到了三个朋友,两女一男,其中一个女的就是李可盈,你说有意思不?既然遇到一块儿了,志伟是要脸儿的人,兜里也有钱,结果大家当然是当仁不让,给他个机会呗。结果三唱两唱,两个情窦初开的年轻人立刻就有了那种感觉。啥感觉啊?看看你,笨死了,青年男女之间你说有什么感觉啊?喜欢呗!再加上志伟会说话、会来事儿,一下午三四个钟头的功夫,可盈就甘心情愿地把手机号、家里的地址都奉献给志伟了,生怕下次联系不上他,直逗得一块儿玩儿的几个人笑弯了腰。

  (二)
  初恋的感觉真的是非常美妙呢,总让人拿得起,却又放不下,有时候就连喝口水、照照镜子时,眼前也会浮现出恋人的笑脸。热恋中的志伟,不知不觉地很少在朋友们面前露面了,他那些不知道内情的朋友开始还以为他出什么事情了呢?最初的几个月里,志伟和可盈几乎天天腻乎在一起,谁离了谁都受不了,你爱我、我爱你和生死相随、天荒地老之类的话都不知道说了几箩筐,要用如醉如痴来形容他们,那是一点儿也不过分。终于有一天,两个纯情烈火的年轻人在一次长长的亲吻和拥抱之后,背着父母偷偷私定了终身。定情那天,俩人如胶似漆,结果害的天上的星星都捂住了眼睛,地上的花朵都羞弯了腰。后来,志伟又偷偷花钱,在一个离家和离单位都比较远的地方租了一间小屋,而且一租租期就是三年。两个人相约,只要都能跑出来,又不至于被家人怀疑的时候,他们就来这里,好好打扮这个属于他们的“家”,一起来过属于自己的“生活”。 你说他们俩胆子大不大?可现在很多年轻人都这样呢,有啥办法?

  可是,当爱情的狂热告一段落以后,两人的差异也开始慢慢显露出来。可盈还好说,她把一切都给了志伟,自然是志伟走到哪里,她跟到哪里,不管谁说什么,她也听不进去,每天想的就是和志伟在一起,关心他这,关心他那,死心塌地得都不能再死、不能再塌了。但志伟不同啊,他向来无拘无束,就爱这儿哪儿的跑。恋爱的初期,他这个的毛病还能自觉不自觉地忍着。可是,自从他们结合以后,他就把可盈当作了自己媳妇,既然是媳妇,当然就应该顺着他、听他的是吧,所以后来他也不管可盈喜不喜欢,愿不愿意,总之,喝酒憋不住了,唱歌憋不住了,瞎跑更憋不住了,他又和那群朋友混在了一起。他倒不是故意的,只是过去习惯了嘛,现在老毛病又犯了啊。

  心高气傲、柔情似水的可盈,眼看自己的恋人越来越不着调,陪着自己的时间越来越少,有时居然连为他好、劝他少喝酒之类的话都充耳不闻了,她能不生气、能不伤心吗?更有甚者,有一次,志伟喝醉了,居然让别人给送到了他们租住的小屋。你说可盈心里这个气啊。这可是他们俩的小屋,说好了谁也不告诉的,何况送他的人里边居然还有个女孩儿。所以,当时她一把志伟推出去,一张白白嫩嫩的小脸儿都气紫了,一转身就跑回了父母那里。从那儿以后,连着一个星期都没搭理志伟。

  志伟酒醒了,知道自己错了,自然是献殷勤,说好话,三番五次,五次三番地使劲哄呗。哈哈,恋人终究是恋人,一天不见都想得不行,何况是好几天呢!第七天头上,虽然可盈嘴上还装模作样地说着不理他,可心里那里又有哪一个时候放得下他呢?她才舍不得真不理他呢,他可是她的心尖儿啊。而且,思念的滋味也确实不好受,拉心拉肝、颠三倒四的,她早就憋不住想去找他了。于是,结果就是:志伟指天对地发誓,嬉皮笑脸地哄她,可盈装模作样、严厉之极地警告他,下不为例,再有这样的情况,就和他拉倒。再接下来,可想而知,两人连打带闹、破涕为笑、柔情缠绵之后,一切不愉快都烟消云散,他们又和好如初了。你说这年轻人可咋好啊,真是的!

转载请保留原文链接:http://www.5229051.com/story/love/3361.html上一篇:上一篇:我好想你,再爱我一次
下一篇:下一篇:今天的你,真爱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