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主页 > 情感茶馆 > 那年的冬天,虽冷

那年的冬天,虽冷

作者:心情小编 ⁄ 时间:2017-10-11 ⁄ 浏览:人次

  风,裹上冬的嫁衣;

  雨,恋上冬的执迷;

  凝一片灰色的天,却道是潇潇烟雨,脉脉情……

  天冷了,它是何种颜色?心凉了,它是何种温度?

  凝一帘湖堤岸柳,摇曳一袖絮语,跟随风的脚步,我脚步轻轻地来到了今夜的柳前月下……

  碎语问清风,清风吹开了春芽,吹艳了百花,吹红了落叶,为何却吹不散往事帘帘,让它沾染冬的凄迷?凝一弦清月,有过往的身影;凝一塘菡萏,有过往的迷离;凝一窗霜白,有过往的缠绵。也许,也许今生我注定是走不出往昔的羁绊了。……

  几重往事几重殇,几多忧愁几多云。描一副春光潋滟的碧波,我是否可以舒心在此荡漾?掀一城风沙,我是否可以看见熟悉的身影?截一段流光,我是否可以浅笑安然?然,一个人的脚步,终究只能走成一个人的风景;一个人的水袖,终究只能迎来一个人的狂欢;一个人的落笔,终究只能写就一个人的故事;那么,故事里的人儿,你,是否还能忆起昔日的温情?

  于夜黑的一角,牵一抹心念,看它在指尖独舞,舞起三生三世潮起潮落花败两不知,看它在眸前吟唱。唱尽万丈红尘千古沉迷人散两相忘。罢了,罢了。或许在红尘的路上,走的久了,浓的也变得淡的了;在红尘的梦里,睡的久了,甜的也变得苦的了;在红尘的现实里,恋的真了,长的也变得短的了;如此,我还能说些什么?

  依稀记得,那年的冬天,虽冷,但总有一双纤细的手,能给我温度。依稀记得,那年的冬天,虽凉,但总有一双眼眸,能给我灼热。只是,只是这时间过了好久好久,久的让我忘记了温暖它究竟是什么形状,什么颜色了。我不怪你,也许我们在轮回的路上,错牵了彼此的手;我不怪你,也许我在三生石上忘记添加你的名字;我不怪你,也许佛给你在我身边陪伴的期限已到。

转载请保留原文链接:http://www.5229051.com/teahouse/5155.html上一篇:上一篇:人到中年,方才明白
下一篇:下一篇:月满西楼时,你会思念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