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情网_心情日记_心情散文_心情文章_心情故事_情感文章_畅谈我们的心声!

我们都来不及长大

我们都来不及长大

村西南角唯一的一棵菜树,树干需要三个人围着。十几米高的天篷像一面旗帜,高大显眼。这是村里唯一的大菜树,也是我见过的唯一的菜树。它的木材疏松,树皮粗糙厚实,枝叶不厚。秋天,大豆的大果实呈黄色或红色,吸引了大量渴望其美味的鸟类。偶尔我们会把被风吹下来的水果捡起来吃,吃起来又甜又香。是的,从形状到颜色到味道,就像一个微型苹果。村里的小路从菜树下穿过,裸露的根已经和地面平齐了。石头,大大小小,生机勃勃的菜园和果园,新的或旧的房子散落在四周。这是我祖父的三个兄弟及其后代的家。菜树下的一个小圈圈,基本上就是屈公的地盘。茅草屋建在它厚实的树干上。东北的一个长长的菜园,是几户人家的地理中心。
东面是大叔和我家的范围。在一个大菜园的后面,一座黑色瓷砖和白色墙壁的高大砖房和一些低层附属建筑横跨南北。以中间房间为界,属于两个家庭。主房后面的炉子后面是我爷爷的卧室;祖母最后一次是在主房间左侧的卧室里度过的。我家的灶房刚建好,东侧比主房稍大一点。最开始炉子是建在西门附近,直到几年后外婆去世才搬到最东端。靠南出口,有几块砖,是放水箱和水桶的地方,地面总是湿湿的。在水箱旁边,两堆砖上放两块木板,上面放一个旧的黑色木柜。
南门通向冷藏室和猪圈,猪圈的顶部分别覆盖着树皮和茅草。猪的嗡嗡声总是能听到,当然还有那些我们习以为常的味道。南门对面,一张摇摇晃晃的宽大桌子和一个靠墙放着砧板的木架子。在未上漆的水砖接缝处,随机插上镰刀和木楔,木楔下不同颜色的袋子,让房子看起来有点乱。一棵酸柚树和一棵梨树并排生长在南露台上。穿过东西走向的小路,南面是二宫的一小块土地。桃树、柚树、竹子都长在这里,主角是中间的一棵高大的棕榈树,所以我们叫它棕榈树脚。每年二公会都会剪下一些棕色的衣服做麻纤维,我们会和每年春天长出的嫩芽玩战争游戏。这片土地也是我们的垃圾场,肥沃的黑泥里一望无际的鸭虫(蚯蚓)就是小鸭们的美食。竹叶的高尖几乎碰到了他们头上的菜树叶子,风一吹,竹子发出吱吱嘎嘎的声音。龚的大菜园的西边和北边有两个公房和场地,房子和我的一样,不新不旧。再往北是公房,是我曾祖父留下的老房子,有拆迁痕迹。芒硝长在房间潮湿的墙上。大厅里有还在使用的石锤和石磨,不时发出低沉的撞击声和摩擦声。
在一些不完整的外墙上,肆意生长着向日葵、蕨类等不知名的杂草。他舅舅家的房子在西北角,住在大众旁边,也有一些年龄。关于这座老房子的奇怪事件似乎就在长辈们的嘴边。南边还有一个小菜园。房子后面,别人的菜园子中间,有一块一米高的泰山石,有人狰狞地看着前面。每个菜园都被栅栏或石墙包围着。栅栏是用竹子、树枝或棒棒草茎做成的,也有种紫薇的。春天,蓝白色的紫薇花盛开。花园里种满了蔬菜、水果和瓜类,瓜类和豆类的藤蔓上覆盖着栅栏和石堆。
甚至在花园外的角落空间,会搭起瓜棚,或者种上一棵断根的树,棚顶的树梢会覆盖上荷包豆、美容豆、狗仔队豆或丝瓜。我家前后,各种植物特别茂盛,特别温暖。在收获季节,巨大的南瓜和甜瓜(冬瓜)被重重地压在冷藏室和猪圈的屋顶上,而饱满的柚子则触手可及。葡萄柚树下的魔芋,其粗壮的叶柄上有显眼的斑点。阳沟旁的土墙下,有黄连、虎芋、虎耳草、虎蒜等多种草药。这是一个充满活力的世界,不仅是植物,还有猫狗鸡鸭,我们都来不及长大。

上一篇我越来越喜欢抽烟的女人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