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情网_心情日记_心情散文_心情文章_心情故事_情感文章_畅谈我们的心声!

总有一个地方叫“城”

总有一个地方叫“城”

牵着一个人的手,选择一座城市死去,只愿对得起青春;

一个人谈恋爱,梦想在一个城市画画,只愿世界老去;

一个人很温柔,沉醉在月光下,只愿意一起度过一个美好的夜晚;

让一个人呆在一起,感叹一城风沙,只愿远离纷扰;

等一个人见面,画一座烟火之城,只愿长生不老;

珍惜一个人的白头,记住一座城市的永恒,只愿岁月安静。

我不老,甚至很年轻,但我永远避免不了“老”的必然结果。

很多年后,我们用虚弱的身体,在各自的角落里,对时间的流逝做出最后的感知。现在给我一个充分自由的选择。我愿意选择一个城市,死去。

不一定有小桥流水,也不一定有明亮的灯光,只要有足够宽阔的夜空,有一扇木窗,让我在深夜仰望明月,夹杂着繁星,让我遐想。

那里最好有炮塔和围墙,这样可以把交通的喧嚣反映到拥挤的人群中,彼此拥挤嘈杂,我可以一个人摸着蓝色的砖墙,一点一点感受着古代留下的故事,或欢快或悲伤,或豁达或忧郁。

总有一个地方叫“城”,叫我带着老气息去。我会毫不犹豫的带上诗词歌赋,包几张白纸,三分淡墨,一身便衣过来。我虔诚地在朝南敞开的大门前仰望,然后在它的尘土中慢慢行走,然后挑一座木造建筑,打开窗户,等待新月缓缓升起,在夜晚染银。

可能很远,一点安慰和浪漫都没有。可能很难看到郎悦。相反,总是电闪雷鸣,四面八方的山洞都是漆黑一片。我一如既往的安静。我借隔壁打火石敲烧几盏残灯,捧书读,字字珠玑,心直。就是这样一个城市。我愿意去过这种生活。如果你和我一起去,我会幸运三世。你走了,我就过我的生活。

在熙熙攘攘的城市里,你染尽铅华,求稀罕的欲望,失去了我的运气,而我却坚守着我残存的思想,愿在生活中窥视一种优雅,不随意接受任何庸俗。如果多年来都很难认清一个追求,那就是徒劳的幻想,我口中的苦涩最终会变成你所鄙视的虚无。你觉得一切都很好,我却远离一座城市,一个人坐着等死。

那里的黄昏可能更暗,更容易让人想起悲伤。偶尔在破旧的边缘,总能听到乌鸦的哀鸣,倚着黄昏的最后一缕阳光,推开木门,嘎吱嘎吱仿佛受到了热情的主人的热烈欢迎,慢慢地走上楼梯,那声音是旧梦,现在回头看是故人。这时我突然想到,你身边的繁华都没了,音乐也结束了,过去的都是快乐。你只是泪流满面,你只是从熙熙攘攘的城市离开,而我却死在了一个与世隔绝的城市。

随着我的老去,是无情的岁月。我要么在灯下把眼泪一颗一颗的翻过来,要么在窗边等着,等着黄昏来临,轻轻踩在青石上抚摸,直到月亮落下,然后回到窗边用冷月装点即将到来的梦。

选择一座城市而死,有诗有画,也有淡淡的忧伤。在垂死的岁月里,随着孤独的城市而隐约出现的和弦逐渐消失在生活中。我不在乎窗外的马蹄声或哀嚎声。在一个固定的窗檐前,总有人在伤心,总在哭,总在来,总在走。安安分分的话,晚上还是会挑灯,像镜子一样,大部分人最终都会离开。总是看到别人的好,追上去,扔掉。在又窄又旧的石头路上,总是一个比一个好。所以,一个人厌倦了旧,一个人难过,更像你,随波逐流,总是拼命甚至残忍地放弃,追求更好的城市。但是,我愿意让它过去,轻易忘记它,所以尽管来去匆匆的喧嚣,偶尔的马蹄声,

上一篇我是匆忙的赶路人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