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情网_心情日记_心情散文_心情文章_心情故事_情感文章_畅谈我们的心声!

寒心不掩流年景

  一目秋水,可知柔情许了谁?一池轻寒,欲诉相思付了谁?一梭幽蓝,轻叹春梦盈了谁?一枕清欢,争看明月照了谁?一盏珠泪,忍顾悲痛碎了谁?一季繁花,遍寻回想暖了谁?一世情缘,莫念循环遇了谁?一生飘零,不问功夫旧了谁?

  

  照旧那样万般无奈,万般无措和万般繁芜。寒凉是寒凉者的指尖花,相思是相思者的心头泪。月光是夜的晚军服,瑰丽而又薄弱,讳饰了寥寂之后就再难掩忧伤。早该预见,一切恩爱会,无常可贵久。年华的弦上,总会在生掷中的某处奏响一些弦外之音,微微的,浅浅的,似有似无的。是谁说:人生若只如初见?是谁说:其时只道是寻常?是谁说:江南好,江南可采莲。春水碧于天,画船听雨眠。是谁说:江南游,江南是酒乡。初夜月侵床,回籍须断肠。江南,这一幅幅画卷人生,一出出冷暖戏幕,是一场清欢一场梦,是一半春色一半秋。太多的诗句,太多的笔墨,教我如何一一吟诵。

  

  东风渡口,马蹄声声;烟雨江南,梦萦千年。

  

  千年之前,谁在吟唱着春花秋月何时了。千年之后,又是谁在暗问那旧事知几多?东风十里,桃花盛开,在我没有瞥见的那些个夜里,那一季季花着花落,有几多欢悦趣,又有几多离人泪?一梦富贵尽,一曲花间醉,年年事岁的迎来送往,尘世照旧那片尘世,道场照旧谁人道场,流水仓皇,载不动很多愁;明月依旧,滴不尽相思泪。一出戏,你方唱罢我登场,叹一声,良辰美景怎样天。总不外多情总被无情恼,错过的是芳华,辜负的是情深。在清浅的年华里相遇,同看一场姹紫嫣红,江南春尽,即是划分。我和你之间,肯定有某种不行言说的机遇,我们的故事,只是一场意念的挣扎,暖和薄如蝉翼,回想脆若蝶衣。那些曾经属于我们的,短短的琐碎功夫和细节,在越去越远的素年中清晰如水。别后的日子,我给每一个季候都涂上桃花的颜色,我知道,你要我笑靥如花。

  

  如果,我是说如果,如果花瓣未曾飘零天涯,我可否读到你眼中的春天?如果明月未曾跌入水中,我可否穿越你掌上桑田?其实,相见不如吊唁,可能吊唁不如相忘。相忘于江湖,便可游走于从容。碰见一场,声势浩荡的花事,碰见,百花深处的你。你含着笑牵我的手,带我走进你的内心,你说:人,远在天边,情,近在面前。你用指尖轻轻划过我的眉梢,那被你抚摸过的日子,以后便沾染了爱的气息。于是,爱上一段,月白风清的年华。爱上,你的温柔。只是呵:刘郎已恨蓬山远,更隔蓬山一万重。

上一篇平凡,成了一种错误

下一篇这辈子无缘,下辈子等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