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情网_心情日记_心情散文_心情文章_心情故事_情感文章_畅谈我们的心声!

为家人祈祷

为家人祈祷

“我们在天上的父:愿人人都尊你的名为圣。愿你的王国降临;愿你的旨意行在地上,如同行在天上。我们的日常饮食是今天给我们的。免除我们的债务就像免除别人的债务。不要让我们遇到诱惑;把我们从邪恶中拯救出来。为了王国,权力和荣耀永远属于你。阿门。”以上是圣经新约马太福音中关于祷告的一段话。自从上次从家里带了这本书,我就没怎么读过。当我打算读圣经时,这与宗教信仰几乎没有关系。刚听说是人类历史上最伟大的作品之一,一直想看看是怎么发生的。我妈是基督教信徒,家里不止一本圣经。她经常对我说,让我多去教堂,让我多听教义。我记得她最后一次回家,她跟我说相信主有多好。当时觉得无聊,就拿出最近看的几本哲学书和她炫耀。反正她不太懂。在几次争论中,我妈都把我看做“不死之身”,最后说服我,说我小时候信耶稣。现在我应该多听听教堂里的布道。现在我看到了一段关于祈祷的话,突然想起了妈妈说的话。突然,脑海里浮现出一幅画面:一个十八九岁的小男孩跪在床上,头下枕着一个枕头。他旁边有个老太太跪成这样,嘴里却像在细细读着什么。小男孩也读了一些东西,但他似乎没有那么认真。他不时抬头看看身旁的老人,然后又低下头,生怕被发现。

那一幕看似很清晰,却有一种说不出的暧昧。那时候的老人长什么样,小男孩长什么样,狗在窗外叫吗,灯有没有开,就算小男孩是我自己,这么多年了怎么看的清楚?这个放在内角多年的记忆,又被一根细线拉了出来,即将被淘汰的重量增加了不少。本来一个碎片被慢慢拉出来,却一个接一个的回来了。我以为我会忘记,我确实忘记了大部分。但是,有些东西怎么扔掉呢?

那些年,村里的路还没修好,河里还有水,孩子们知道怎么在屋外玩耍。家里的电视有十几个频道就很好了。我记得那时候,我爸妈不在家,我叔叔阿姨也不在家,我和表哥和爷爷奶奶住在一起。具体印象是时间已经冲刷了很多,但我只记得我们当时很调皮,总有矛盾,为爷爷奶奶填补了很多困惑。那时候奶奶经常跟我们说,如果我们尽力了,就叫你爸妈回来!一开始我还怕他们回来收拾自己,后来慢慢发现只是奶奶吓唬我们,就没在意。记得吃饭的时候我和表哥为了争一个电视台吵了很久,怕爷爷奶奶凶。他们去上菜的时候我们吵得很厉害,然后他们回来临时休战。现在想来,很有意思。我大一点的时候,吃饭的时候给我哥威胁的眼神,但是他有时候会在意,离开的时候根本不理会。食物不够吃的时候,奶奶会像大多数大人一样留给我们,现在肯定还是这样。小事一桩,很正常的一种关心,但是从时间上来看,每次想来都很感动。其实我怎么可能只记得这一件事呢?她对孙子的爱很普通,很普通,但也不是无足轻重。

奶奶相信耶稣。反正就我记忆所及,她每次吃饭都会祈祷。一开始觉得挺好玩的,学了好几次,最后还是遇到了麻烦。甚至在我跟着奶奶信耶稣的那段时间,吃饭的时候也没有祈祷过几次。现在想来,奶奶虽然是一个极其普通的农村妇女,但她坚持了几十年的信仰,并不比那些以宗教为食的牧师轻多少。

当年,在我对这个世界一无所知的时候,我从出生开始第一次相信宗教,那时候我奶奶告诉我,上帝是万能的,可以满足任何愿望。当时觉得天很蓝,云很白。我相信眼前的一切,我有一个小小的愿望。

奶奶领着我祈祷,说是和上帝对话,可以把自己的愿望呈现给主。然后出现了这样一个场景:一个十几岁的小男孩跪在床上,头下枕着一个枕头。他旁边是一个老太太,跪成这样,但他的嘴里似乎在细细地念着什么。小男孩也读了一些东西,但他似乎没有那么认真。他不时抬头看看身旁的老人,然后又低下头,生怕被发现。

其实奶奶一开始就跟我说,祈祷的时候不需要出声,只需要在心里打坐,上帝能感觉到。但是每次她都会大声说出来,一开始我没注意,声音很轻。所以我多次向她抱怨,说影响了我的祷告。曾经我很感兴趣,也没有祈祷。我就靠在她身边,听她祈祷什么。她先是说了一些祷告前必须说的前言,然后开始求主,从他的大儿子到他的三儿子,再到他的女儿,家里的老人,她的孙子,从健康到事业,孙子的学习。具体的内容包括顺序我现在都不记得了,但是现在想想,好像就在耳边响着,像一股清流,冲刷着我的心。她没有为自己提出任何要求。从此,在我的祈祷中,我将学会为家人祈祷,而不仅仅是诉说自私。

现在很久没见奶奶了,已经全面接受了科学文化教育。就算想加入基督教,我也不会发自内心的认可。她仍然必须每天为家人祈祷。但是现在孙子比那个时候多,一定要多花时间祈祷。但是,我知道祈祷不会消失,为了她的信仰,也为了寄托她对家人的爱。

上一篇这个冬天不再寒冷

下一篇爸爸,请您原谅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