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情网_心情日记_心情散文_心情文章_心情故事_情感文章_畅谈我们的心声!

童年的印记

童年的印记

每年临近元旦,我的家乡都会举办一场小型的烟花汇演,我的家乡位于远离城市的一个小镇上。在我的记忆中,每次这个时候,小镇都会从早餐中醒来。
还是灰蒙蒙的,半睡半醒,街上的早餐摊也很热闹。商店旁边亮起了一盏暖黄色的白炽灯。小灯像星星一样散落在街上,随意有序。当第一缕阳光洒在小镇上,小镇迎来了第一批返乡的客人。带着风霜回来看烟花表演的人,第一件事就是在早餐摊吃一顿热腾腾的早餐。点一份熟悉方言的海南粉,或者点一份糖水豆腐加一根炸得金黄酥软的油条,然后你会匆匆忙忙地包一个热腾腾的糯米糕,夹杂着方言的嘈杂声音,热气腾腾的蒸汽,还有空气中的各种早餐,让小镇在清晨热闹起来。
镇上几乎家家户户门前都种着一棵杨树。镇上的老人喜欢搬摇椅或小板凳聚在一起晒太阳,聊聊父母的缺点。记得小时候外婆也喜欢在院子里晒太阳,偶尔会抓一把碎米粒撒在同样晒太阳的小鸡身上。冬日的阳光透过随风而变的杨树叶,撒下斑驳的光影。那时候,我总会追逐变幻的光影,玩踩影的游戏。每当烟花表演临近,家家户户都会开始做一些祭祖的蛋糕。一般来说,会有花生、芝麻和冬瓜糖包裹的艾叶蛋糕,淋上红色糖浆的糯米蛋糕和可以蒸和炸的红糖年糕。这时,邻居们会商量着聚在杨桃树下做蛋糕。镇上的老一辈人喜欢用老方法做蛋糕,比如糯米糕。老方法是将具有清热解毒功能的金银花、秸秆、苦瓜叶,烧成灰炭,过滤成汁,然后用当地糯米浸泡一小时,晾干,磨成粉,烘烤。记得小时候,看到奶奶把污水一样的植物汁液倒进白糯米里,我惊呼:“真是大错特错!错了!”,这引起了大家的哄堂大笑。现在,还是会有像我这样的孩子,看到菜汁倒进糯米里会尖叫,但闹笑话的人变了,我成了看笑话的人。虽然现在有机器可以代替手工劳动,省去了一些复杂的步骤,但小城镇的人们还是喜欢聚集在杨桃树下一起劳动,按照老方法制作。当他们聚在一起时,他们很开心,他们吃着刚从锅里出来的烧焦的热蛋糕。心里满意又开心,这既是传统工艺的传承,也是原汁原味、趣味盎然的地方,是老一辈人的坚持,更是我们童年的印记。
在烟花表演的当天早上,镇上的人们会带着准备好的蛋糕去祠堂祭拜。祠堂院前有一棵百年老榕树。记忆中的大榕树需要五六个人才能抱好。延伸的树冠覆盖了它下面庭院的三分之二。交错的树枝像一把大伞的骨架。树枝上有那么多绿叶,一片叠一片,不留空隙,垂下来。像流苏窗帘,根像盘龙,皮裂,像百岁老人,捋胡子。小镇上的人总喜欢把满是祝福和寄托的红布条绑在树枝上,红绿相间,隐隐有丝丝熏香的味道。从远方归来的人,总会在赏完香后坐在大树下,和老人下棋杀几个菜,或者只是当个''指点江山' '。记忆中的大榕树也是我们孩子的游乐场,在树下跳皮绳、扔沙袋、跳房子,直到传来妈妈回家的愤怒叫声才回家。现在下棋的老人还在,回来休息的人还在,地上还有跳房子的痕迹。不幸的是,由于常年的病虫害,大榕树在一次台风中折断了。今天,只剩下树桩了。镇上的人们用大榕树的树枝把树桩围了起来,还在篱笆上挂着红布条,上面依然挂满了祝福和寄托。虽然树没了,但它依然是镇上虔诚的人们寄托祝福、寄托寄托的地方,是孩子们童年的游乐场,是远方的人们休憩、摆脱疲劳、清理灰尘、重新出发的净土,是镇上的人们充满翅膀和欢乐的地方。大榕树树桩的年轮是看不见的岁月的呈现,记录着小镇的点点滴滴,带着小镇的祝福绕圈,树桩拔出一个个小嫩芽,等待着来年春天的到来。透过那一点点绿叶,似乎可以看到大榕树郁郁葱葱的绿叶,希望正在萌芽。

上一篇人生的风向标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