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情网_心情日记_心情散文_心情文章_心情故事_情感文章_畅谈我们的心声!

走在内心深处

走在内心深处

多少遥远的故事被吹走了,多少清晰或模糊的东西和事物被时间的烟火冲淡了。浮萍的脚步走在风雨中,像一个梦的生命,创造了一系列的旅程纪念碑。有时候,走在内心深处,不禁会有一丝眷恋。

那年夏天,门前有许多不知名的树木郁郁葱葱,四周是蝉鸣。在夏天的照射下,这片绿色成了我的天堂。我爬到树枝上摇晃,树叶哗哗地抖动。有时候,我会摘下一摞摞的树叶,撒到下面静静流淌的河里,搅乱那些停止飞翔的小蜻蜓。我时不时的看着远处的山,看看外婆是不是从山上回来了,直到太阳慢慢下山。金黄色的夕阳照在稻田上,余辉慢慢照在稻田上的面积逐渐缩小,天空慢慢变暗,路边的绿草也开始潮了。带铃铛的牛在叮当作响地回家。不远处的路上,我看到奶奶提着一个大筐,山货和舅舅赶着牛回来,奶奶汗湿的头发卷在一起。我跑过去冲我奶奶喊。(小时候外婆带大,看到别人尖叫。我也叫奶奶。虽然有人教我叫奶奶,但我还是不叫奶奶。可能我这辈子没有奶奶吧。我想叫奶奶比叫奶奶更亲切。)奶奶拉着我的手,皱纹里有黑灰的线条。她眨着眼睛笑着看着我。我奶奶脸上有抽动障碍,俗称斗鸡眼,脸上控制不住的上下眨动,我也经常这样。

到家时,天已经黑了。奶奶放下篮子,在里面翻来翻去,拿出一些野果给我塞好,然后忙着做饭。因为饿了,一直喊,就在旁边吃了点苦野果。这些野果是我小时候的零食。市场上的糖果是我的奢侈品。一个小时后,食物准备好了。当时的伙食都是一样的。锅里放点油再放一锅汤,咕噜咕噜的吃。夏天锅里有很多蔬菜,因为夏天有很多野菜,也是我们主食的一部分。吃完饭,外婆和舅舅把山货整理好,赶集当天拿到市场上卖。那时候家里的经济来源几乎都是我奶奶挑的山货。我爷爷在旁边唠叨。我爷爷心脏不好,不同意我家的意见。他很自私。在家打架是每天的例行公事,但我爷爷对我也很好。他家能打骂,从来不打骂我。当然我也顶嘴说爷爷帮奶奶,爷爷只会给我留好吃的。每一次吵闹,我都会和奶奶一起无助地哭。

那个夏夜很凉爽,无月之夜也很黑暗。我家没有电视。我只能经常在别人家看电视。看到我要睡觉了,不是外婆就是舅舅拿着昏暗的手电筒挨家挨户到村里找我回家睡觉。舅舅接我的时候,我一直想舅舅背着我回去,躺在舅舅的背上,回到我心里的家,给我炉子上的热水,自己洗脚,然后扑进外婆的怀里睡觉。这个时候光轴慢慢拉长,我长大了,而奶奶老了。当时我对生死有所了解。有时候经常会想到外婆走了以后会做什么,心里莫名的难过,但总会有这一天。这一天来了,我常常自责,有时沉浸其中。那时候不是为了继续学业,而是我的公司时间会长很多。从来没有这么开心过,只在暑假回来的时候开心的睡了一个午觉去逛逛。我依稀记得有一次,在我只有13岁的时候,那天早上我为了假期后去看望奶奶,跟奶奶发了脾气。早上起来没吃饭,就空腹溜了。我徒步走了12个小时,小跑了一段,因为想快点回家,路上很饿。喝着路边的井水,采着别人田里未熟的生玉米啃着,找着一些可以吃的野菜,我一山一山的往上爬。当我跨过最后一座山时,我看到了山腰上熟悉的村庄,我的心开阔了许多。之前没有压抑,天渐渐黑了。每个房子的屋顶冒着烟,闻到不同饭菜的味道。此时的我并没有太多的饥饿感,双腿因饥饿而颤抖。看到熟悉的路,熟悉的房子,心里很激动。我直接跨过了门槛。我一进房间,奶奶就大声喊道。我奶奶看到我从惊讶到兴奋。我爷爷也喊了一声。我扑到奶奶的怀里。我奶奶双手报我头,脸贴着我耳朵。可能是我太兴奋太饿了。我忍不住站了起来。我拿着凳子坐在地上,扶我坐下。奶奶从屋里拿了一根他不想吃的香蕉递给我。我狼吞虎咽。这时,炉子上的米饭已经快熟了。奶奶翻遍鸡舍,翻了两个鸡蛋。做饭前,她帮我煎鸡蛋。

那天晚上睡得很香,可能是累了。早上起来,睁开眼,看到一张熟悉的床,一栋熟悉的房子,而奶奶去了山上。这个暑假,我有时候和奶奶一起去摘山货或者去领庄稼。这段时间,如果我跟外婆说不完话,外婆小时候经常给我讲故事,讲一些事情,有时候还会唱一些我听不懂的歌。然而时间一直在流逝,谁也改变不了。不知不觉又要开学了。但我别无选择。我不得不继续上学。我走的前一天,我爷爷抓了两只鸡,一只杀了全家人一起吃,另一只把车费卖给了我。他们不可能让我回家的。家里的鸡不多。总共只有八只鸡和两只老母鸡。那一天一如既往的到来。其实我根本不想去,只是被迫什么都不做。那天我奶奶送我去镇上。路上很压抑。有时候想刻意放慢速度,希望能多留一点。我担心我赶不上公共汽车。这一个小时的旅程感觉结束了,心里莫名的激动。我奶奶用背篓拉着我的手和眼睛。公共汽车仍然来了。不是没有踩踏板。奶奶掏出兜里的钱,把散落的钱拿出来。我记得应该只有四五块钱左右。她掏出一块钱塞给我。我拒绝了。我说我这里钱够了,他说“你留着上学吧,你可以在那边买点午饭再上路”(我只能坐车兜风,剩下的得走四个小时)。我为我的祖母感到骄傲,但我仍然接受它。我无奈的放手。这时,我在车里,我奶奶在车外,面面相觑。车子缓缓行驶,我奶奶跟在车后。这个镇的街道上来来往往都是乘客,一些摊位挡住了去路。我奶奶靠近窗户,从口袋里拿出一张皱巴巴的钱,扔进车里。它没有进来,第一次倒在地上。我奶奶背着一个篮子弯下腰扔过来,一直说。这时,车启动了,慢慢加速。我奶奶跟不上这个速度。我站在路边,看着我走。我也试着伸出脖子往外看。当我经过拐角时,我看不到如何伸展。当我伸手去看另一个角落时,奶奶还在看着车,但我看不清奶奶的脸。随着车越开越远,我看不清奶奶站的位置。我坐回到车里,偷偷哭了。

当时的点点滴滴太多,无法一下子用语言解释清楚。有时候不知道从何说起,有时候在脑海里断断续续的乱回头。现在是我奶奶离家出走。也许这些过往的故事和自然规律能让我用心去记。那时候我年轻的时候什么都不会。俗话说“孩子要孝顺,亲戚不等”。每次想起来都深感愧疚。有时候我在想,人到了另一个世界还能不能遇见。如果是,我想我还是很期待的。现在我要像狗尾草一样强壮,到处都能长出根来。

上一篇命运中有无数的过客

下一篇新年康乃馨